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机品牌

[p]七界源之归始决 第十九章 情债[-p]

发布时间:2020-07-06

七界源之归始决 第十九章 情债

屠刚顺着三人的目光看去,只觉天上人间不过从走一回。那女子衣衫罗裙待颜色,笑语欲滴倾天顾。一顾一盼顿生娇艳,实在是绝色佳人。丫头再看一眼之后,紧紧拉住赵天羽的衣袖。赵天羽看着那女子,似是红罂粟一样教人不得转目。忽然丹田中一股清流涌上,脑海中那金色的xiǎo人颤抖不断。赵天羽猛地一头冷汗,才从女子的媚术中走出。凝神立待,玄力暗暗运转。

慕岩寺虽是没有赵天羽一般神秘的灵魂人境,但他久经险境,见识颇多。一会儿慢慢守住心神,神目顿清。

四人中三人脱离媚术,唯一留下屠刚在那里傻傻站着,眼里全是痴迷。

慕岩寺手掌搭在屠刚肩上,口中念诀。屠刚的神色很是痛苦,欲笑欲哭。慕岩寺眼中精芒流转,沉喝一声。屠刚一愣,呆呆看着慕岩寺三人,不知所以。

慕岩寺对屠刚低语道:“不要看那女子,她身法诡异,暗含媚术,一不xiǎo心便会丧命。”屠刚听到慕岩寺提醒,偷偷瞧了一眼来的女子,见她甚是娇媚,不似那等凶狠害人之人。只是他知道慕岩寺一定不会加害自己,是以低下头来,不看女子一眼。

女子见四人不多时便是破她媚术,大是惊讶。女子刚想开口,在她身后跑进一个人来,指着赵天羽四人説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欺负我。”来人正是宫子墨,看他神色间胸有成竹,定时找来了强力的帮手。

赵天羽一眼了解到女子是宫子墨找来的帮手,他不想多生事端,拱手説道:“宫少爷,刚才我们几个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现下我给你道歉,我们就此罢手可好。”宫子墨有人压阵,叫道:“道歉,好啊。你跪在这里给我磕十个响头,我就饶了你。”丫头见宫子墨无礼説道:“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们刚才饶了你,现在还来找打。是不是刚刚没有打你,你浑身不舒服啊。”宫子墨听到丫头是在説自己,微微一笑説道:“姑娘,何必和他们几个粗人在一起,你来我家,我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好好考虑一下,我一定既往不咎。”

丫头听他对自己口出轻薄之语,恨不得立时扒了宫子墨的皮。只是被慕岩寺一下拉住。慕岩寺走向前説道:“宫少爷,你屡生事端。不知所为何事?”慕岩寺明知故问,是看到刚才宫子墨口出轻薄之言时,那女子眉间的不乐。他倒要看看这女子和宫子墨是何关系。

宫子墨想骂,但是想道自己的姐姐在后面,説道:“是你们先无礼于我。我想和这位姑娘单独畅聊,何故你们从中插手。”慕岩寺説道:“呵呵,这倒是让我大吃一惊。你和她素不相识,何来畅谈一説。”宫子墨被他一激,不知如何回答,随口説道:“你什么东西管得着吗!”慕岩寺笑笑道:“我是个人并非东西,倒是公子我看,确实是个东西。”

丫头扑哧一笑,没想到这慕岩寺和别人斗嘴也是这般口下不留情面。宫子墨自己又在美丽女子面前丢脸,更何况他的姐姐也在后面看着,就要亲自冲上去动手,已解自己受辱之仇。

这时那一直不説话的女子轻轻一挥手,就将宫子墨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玄术之高,实是难料。

女子説道:“女子宫长虹,是宫子墨的姐姐。刚才xiǎo弟多有得罪,这里我向各位道歉了。”説着从衣袖中飞出以紫色钱袋,钱袋饱满,里面钱财不在少数。老板颤抖着双手接住,跪在地上,大声道谢。女子一挥手将他推出大堂。

赵天羽四人听她自説身份,心中都是一惊。姐姐如此厉害有礼数,弟弟却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并且好色持强的人。皆是摇摇头,这位鸿雁城城主的教育方式还真是独有一套啊!

赵天羽説道:“那既是如此,我们就告别了。”赵天羽不想在待下去,他总觉着刚才宫长虹将老板推出大堂的一招,是有后事。

果然,宫长虹微微一笑道:“几位。我弟弟做的事是有些过分,他道歉了,你们原谅了他。但是。”説到这里宫长虹环顾赵天羽几人,冷声道“我鸿雁城城主家将岂是你们想打便打的。”

慕岩寺早看出宫长虹不怀好意回道:“怎么?宫xiǎo姐还想动手。”宫长虹冷哼一声挥掌即上。慕岩寺跃升而出,挥掌对上。他早就看出宫长虹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要是赵天羽三人对上肯定会受伤,所以在看到宫长虹出手的一霎那,自己也是一击击上。

二人对打一掌,皆是感觉到对方实力不弱。宫长虹俏目一视慕岩寺,掌中红光汇聚。忽的一声,一条长鞭出现在手中。慕岩寺也不示弱,手掌向地,体内玄力涌动,一柄黑色剑刃出现他的手中。

两人都是化实境的好手,一出手便是玄力凝成武器。赵天羽看的,两人剑来鞭去,心中激动万分。

“什么时候我也能?达到如此境界。”赵天羽心中想道。

慕岩寺剑身斗转,一股精纯的水灵玄力透剑涌向宫长虹。宫长虹鞭子一荡,鞭梢临近慕岩寺的身体。慕岩寺只得退剑抵挡,宫长虹一击接连一击,鞭子宛若化成万千。整个大堂中皆是鞭影。慕岩寺守中含攻,分力抵挡下宫长虹这一击。赵天羽在一旁捏了一把冷汗。

慕岩寺叫好道:“好鞭法。”宫长虹回到:“你的剑术也是十分厉害。”

两人各自领教对方招数,都觉着对方不论实力,还是招数都不在自己之下,一时难分高下。宫子墨见自己的姐姐和慕岩寺斗得难分难舍,生怕一不xiǎo心宫长虹便会受伤。到时候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的姐姐宫长虹从xiǎo便是他父亲最疼爱的孩子,不仅在玄术上天赋惊人,还拜得名师。年纪轻轻便已经是鸿雁城仅次于城主的高手。几年来在外面学习玄术,近日刚刚回家。他的姐姐对他甚是疼爱。宫子墨受辱后便叫宫长虹为他出一口恶气,好在丫头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好叫丫头倾心于自己。可是现在对方仅仅一人出手就和宫长虹打的不分上下,要是四人齐上,那……

宫子墨此时大是后悔自己今天的愚蠢行为,他现在按年复合收益率8%计算只求自己的姐姐全身而退。

战局中,宫长虹忽然身形一转,鞭子换入左手中,右手一空。掌间火系玄力斗涨,大堂中气温渐渐升高。慕岩寺眼见鞭子打倒,甚是凶险。再看宫长虹手中玄力汇聚,不在停留。身子猛地一晃,只看见他的左脚分踏三步,右脚踏四步,身法奇妙。宫长虹眼前一黑,自己的右手已经被慕岩寺抓住。她不愿男子离自己那样近,一推慕岩寺。谁着慕岩寺脚下泼有酒水,身体不停使唤。

宫长虹只觉自己的嘴上,一片柔软。慕岩寺生怕宫长虹摔倒,单手搂住她的细腰。

赵天羽和丫头屠刚顿时看傻了眼,怎么两人刚才还在拼命,现在……一边的宫子墨更是差diǎn跳起来,那可是她姐姐,城主的大女儿。

宫长虹一下将慕岩寺推开,眼中含着泪花,脸上又是害羞又是愤怒。宫长虹手一指慕岩寺説道:“你,你等着。”説完转头跑远了。宫子墨见宫长虹离开,用手指着慕岩寺,想説又不敢説什么,丫头一瞪他,转身逃走了厂商表示续作绝对更加精彩。

慕岩寺立在那里不知所措,刚才他的心是怎么。那双迷人的眼睛,此刻在他面前含着泪花,慕岩寺感觉自己仿佛又中了媚术,只是他如何凝守心神都不管用。

赵天羽拍拍慕岩寺的肩膀説道:“慕大哥,你没事吧。”慕岩寺只是笑笑。一边的丫头却是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大是羞辱慕岩寺一次。只是慕岩寺这次毫不还口,丫头自觉无趣,一撅xiǎo嘴看向赵天羽。

赵天羽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慕岩寺为何如此。但他怕宫长虹去而复返,就不再停留。四人急急出了鸿雁城,倒是奇怪,一路上他们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他们四人在树林里过候一夜。夜晚,繁星diǎndiǎn,皓月高悬,清风阵阵,説不出的惬意。

赵天羽盘膝坐在地上,身上淡淡的光晕流转。他的手中结有印法,古朴玄奥。在今天目睹过慕岩寺和宫长虹的一战后,他明白自己的差距。化实境,将玄力在外界真正的化为实物,为自己所用。那比之凝核境的力量可不是几言几语就可以説清的。那也不是自己观看后就可以通晓的,那是要自己亲身体会后才能明白的。

赵天羽收势,睁开双眼,眼眸中一道亮光闪过。赵天羽只觉浑身舒适,他内视自己的躯体,看着那五颗溜溜转动的灵珠。心里不知道自想些什么?

赵天羽从地上站起来,拔出自己背上的一把木剑。赵天羽无论何时身上都背着两把剑刃。一为心炎剑,一为木剑。心炎剑因为是灵物不到万不得已不得露面动用,所以他练习谷本之的剑术都是施以木剑之上。木剑干脆轻巧,极容易上手。

赵天羽凝神,猛地剑刃向天,在空中震荡数次,他的身体倒立,一剑指向自己的后方。一式初完,赵天羽立身而起,一剑向前,剑分数道。他的脚步变动,一步步间距不过半步却有着説不出的轻盈。

原来谷本之在创编心炎剑剑招时,见心炎剑沉重无比。一招一式都是大开大合之举。他是剑术高手,那等剑术在他手里是化繁就简的奇招,可是到他传人手里那便成了丧命的招数。所以他苦心钻研旁支剑术,终于是在重中加轻,力中添巧,成就一个完整的心炎剑术。

赵天羽之所以用木剑也是为了锻炼他的手腕灵活,他在五长老的训练下力量巨大。虽説他的身体偏瘦,但是他的臂膀实是攒有巨大的力量。否则他也不会在和屠刚狂化后硬碰硬而不落下风。

一夜赵天羽又在修炼中度过,漫漫长夜对他来説可是极其的短暂。四人踏上路程,赵天羽生怕再次因为丫头的样貌而生事端。便叫她蒙上轻纱,但是此举却让丫头忽添了几许神秘。赵天羽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美女了,美女就是破布烂衫也能创出自己风格的人。

话不多説,两个月转眼便过去了。慕岩寺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断和丫头争吵。屠刚还是和事老,两人也同样对他不屑一顾。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终于四人到达了帝都。慕岩寺带着屠刚和赵天羽道离,临走前预祝赵天羽进入天风学院,以待他们不日就聚。赵天羽知道慕岩寺碍于院规不能带他和丫头进去,就此作别。

屠刚拉着丫头和赵天羽的手,大是不忍分离。两个月的相处他们早已把彼此当做知己。赵天羽安慰屠刚,丫头在临走时还要奚落慕岩寺一回。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鸿雁城的事情就此落幕时,鸿雁城城主府。一个清香漫漫,勾龍画凤的奢华房间里。

一身红衣的女子拿着一块白色的玉石,上面游龙结尾,天之一字。

女子轻轻笑道:“慕岩寺,天风学院。”

百色白斑疯医院
哈尔滨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白斑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