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机评测

韩女团Tara前工作人员爆出Tara事件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韩女团T-ara前工作人员爆出“T-ara事件”始末!

T-ara前工作人员开口说出了5年前“T-ara”事件并表示非常不理解装作大人有大量的两姐妹刘花英和刘孝英。工作人员不仅讲述了花英腿受伤以及日本演唱会时成员间的不和,还公开了T-ara和花英决裂的、由花英姐姐孝英发来的决定性短信。

以下是全文:

昨天我看了tvN《出租车》播出的节目,也看到了刘花英和刘孝英姐妹哭泣的样子。你们说这是在女生之间充分能发生的事情?你说你不懂社会生活?

花英说5年前这种事情是可能会发生的。像无所谓似的说自己不知道社会生活。那么什么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划伤你的脸”这种威胁?这就是不懂社会生活吗?所以你才说“她们应该被打一顿”?

这不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这对于当时作为T-ara工作人员的我,经纪人们,公司相关者们和T-ara成员们来说,这绝对是不能够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一直假装受害者的话我也能理解你。那么现在要来假装大人有大量了吗?

我当时作为T-ara工作人员工作过,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愿意想起来5年前那件事。

偶尔看到采访报道我都忍这是什么思维呢了,但是这次真是忍不了我才说出来的。到底什么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我看节目的时候,无法理解到底什么但内在配置上更为现代化。其配备的中控触摸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无法理解假装大人有大量的两姐妹。只有别的事情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等着我去音乐银行揍你”“我把你脸划的没法上放送”“我不会当歌手的所以你等着”“她们就要挨打才能清醒”

我上面写得这些内容是刘花英的双胞胎姐姐刘孝英给T-ara老小成员雅凛发去的kakaotalk。

那天是5年前的7月27日音乐银行待机室。刘孝英威胁雅凛说要把她的脸划伤,还辱骂说T-ara成员要挨一顿打才能清醒。

T-ara成员大部分都比刘孝英年纪大,甚至还是演艺圈前辈。

刘花英和刘孝英就是那种姐妹。但现在出来哭着假装大人有大量我真是无法理解。

我现在公开这篇kakaotalk的理由就是,就算是现在也要把当时的情况完整还原出来。虽然之前也公开过,但因为我是当时在T-ara事件时工作过的工作人员,那是我亲眼目睹了这件事。

刘花英和刘孝英姐妹从孤立的受害者到现在假装大人有大量的说着这件事。各位,你们说是孤立?但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孤立了谁。

这是真的在我的基准上我不清楚是谁孤立了谁所以才问的。这样说大家不明白的话,那么就说说5年前的事情。

2012年7月23日,T-ara有MBC音乐中心蔚山特辑中的行程,那天刘花英在舞台表演完后跑向待机室时扭到了腿。刘花英回到首尔之后,在Yongdong Severance医院里拍了X光进行了检查,当时有经纪人同行,从X光上看没有问题,所以就出院了。

7月24日,T-ara准备去冲破世俗的障碍日本开演唱会,为了去机场,经纪人就去接她,那时刘花英戴着石膏从家里出来了。

医院明明说了没有异常才让她回家的,她却戴上了石膏。经纪人觉得奇怪就问了她,刘花英说与爸爸去了别的医院重新检查,医生说要带半石膏。

刘花英就这样戴着石膏上车了,在车上还把石膏解下来了(这是听经纪人说的),到了机场后,刘花英知道有记者,所以就要求给她准备轮椅。

但突然去哪里给她弄到轮椅呢?最后刘花英要求经纪人扶着她,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她移动到了出境大厅。那天这事上了naver搜索词的1位。

那时我也觉得很奇怪,当时医院里说还没到戴石膏的程度。

但是她本人自己戴上了石膏,在车里又解开了石膏,到了机场看到摄影记者后又成了没法走路,还要求给她轮椅,最终要求经纪人搀扶,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我到现在都不理解。

第二天7月25日,T-ara孝敏在推特上传了“意志的差异”。其它成员都留言并转发了。不管理由是什么,最终结果就成了多名成员一起攻击刘花英。

这种事论谁都没有辩解的余地。因为在公开的场所提到刘花英问题就是错的。

但我是站在第三者立场上的。退一步来看的话,为什么要发这句话我是能理解的。因为这也真是意志的问题。

在“意志的差异”上传的前一天7月24日,知道日本演唱会彩排现场情况的人们充分可以理解了。

刘花英到日本之后就要求给她轮椅。她一直说自己脚踝疼。所以去了日本的医院。

日本医院也说还没到要打石膏的程度,也说没有其它异常。

即使这样,刘花英还是说自己很难走路,要求了轮椅,更荒唐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刘花英与同去医院的日本工作人员说“我想去做美甲,别去公演场了,去酒店吧。”

我记得日本所属公司方面当时知道后非常生气。她明明知道其他成员都在彩排,自己却说要去酒店美甲,这该有多么荒唐和让人无语?

我是工作人员所以我很清楚。8个人练习的舞蹈换成了7个人,路线什么的都要重新编,因为要补充上刘花英的位置。

其他成员还要补充上刘花英的部分,舞蹈组、演出组、照明组、舞台组都要把准备好的全部换掉。

因为1个人的空缺,大约80多个工作人员将2小时就能结束的彩排进行了8个多小时。

她竟然说要去酒店做美甲,这是什么话。刘花英在日本演唱会上只唱了一首歌,就是当时活动时的歌曲DAY BY DAY。

其它的舞台她都没有上去。所以成员们提到了“意志”的问题。

如果刘花英去去找到彩排的成员们和工作人员,说一下因为各种原因所以没能一起公演,哪喊救命。”王女士担忧地说。怕说一句抱歉,还会谈到意志吗?

就这样T-ara结束日本的公演,7月27日一回到韩国就为了音乐银行的行程去了KBS。

T-ara成员们也很抱歉,也觉得自己不管什么理由就上传推特是不对的,所以想和解。

孝敏先试着与刘花英对话,但是刘花英说“没什么可抱歉的,所以没有可道歉的”,因此对话没能继续下去。

但是在直播开始之前,发生了决定性的事件,就是开头提到的刘花英姐姐刘孝英给雅凛发去的威胁性kakaotalk。

“等着我去音乐银行揍你,我会把你的脸划的没法上放送。”

到底刘孝英为什么突然发这些短信?雅凛并不是像刘花英一样一开始就是T-ara的成员,她是后来才加入的。

可能彼此在某种程度上相通?但是在老小雅凛看来,刘花英的行动也是很自私的。

雅凛和刘花英保持了距离,所以从刘花英处听说后,刘孝英非常生气就给雅凛发去“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的”这种警告。

雅凛看到这种短信后非常害怕,于是就给姐姐们看寻求帮助。

最终这些短信内容公司也看到了,就连当时工作人员的我都知道了。这就是各位所不知道的T-ara事件的始末。

你问我这时来说怪谁能怎么样?对,没错,就像刘花英说的,当时大家都年少不成熟,感情用事。

但是说实话,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她一直假装被害者的样子了,过了5年,到现在刘花英和刘孝英又来假装大人有大量的样子,我更是看不下去。

2012年事件当时刘花英说过吧?“只有粉丝们知道”,到底是不是有意图这样说的,粉丝们和国民们知道的都是片面之词。

例如她跑到待机室的样子?但当时的工作人员清清楚楚的记得,刘花英做过的自私的事情。

到底是有多么不成熟,才能从假装受害人到假装大人有大量呢? CR:奋斗在韩国

月经后期怎么调理
预防心绞痛吃什么药
亳州治疗白癜风方法